• 中华民族一家亲 同心共筑中国梦 2019-09-14
  • 地铁3号线保税区站黑车多 运管部门开展整治行动 2019-09-14
  • 巴常驻联合国代表:上合组织为全球提供了一个促进共赢解决方案和互利合作的重要框架 2019-09-14
  • 冯巩新作拉开暑期档喜剧片大幕 2019-08-29
  • 大豆自己种,芯片自己造 2019-08-29
  • 莫用“安保”挡了巡视组的路—顾仁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8-27
  • 盗车团伙作案10余次 孝南警方将其一网打尽 2019-08-15
  • 2018全国田径冠军赛暨大奖赛总决赛(亚运会选拔赛)开赛 2019-08-15
  • 粳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8-10
  • 江西省第33届“爱鸟周”正式启动 2019-08-07
  • 国内油价年内首次“六连跌” 每升再降1毛 2019-08-07
  • 陈秋冬:评估AI项目 我们需要思考三个问题 2019-08-07
  • 统计局:5月份经济运行主要指标呈现五大特点 2019-08-07
  • 郑州:首批126名教师住进公租房 2019-08-04
  • 学习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 2019-08-02
  • 2016-08-18 09:47:10

    “不要转头!”

    正当我要转过头去的时候,被一道声音打断,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看声音的来源方向,只见一道红色的身影从我身边飞掠而过。

    只听“扑通”一道落水声,我身后的姬老被她踹入了地下湖中。

    “姬老!”

    当我转过身去的时候,只剩下湖中只剩下四散的水花。

    水中可是有水怪的,我急忙拿下背后的枪,向着湖中冲去!

    毕竟姬老救过我和大个子一命,我拼命向着湖边跑去。

    可是我却被刚才将姬老踹进湖中的女人拦住了!

    “刘家小哥,我救你了,你要怎么谢我???”

    那女人媚声媚气的说道。

    “我谢你个粑粑!”

    我一把推开了他,姬老怎么说也救过我一命,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可是到了湖边我犹豫了,水中并没有姬老的影子,只有一条模糊的黑色身影在水中徘徊。

    那个女人被我推开好像并没有生气,而是好像看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笑的花枝颤抖:“刘家小哥,你怎么不下去救‘人’啊,莫不是怕死?”

    “谁,谁,谁怕死啊,我只是为革命事业保存火种而已!”

    看着水中怪物的黑影,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的说道。

    小心翼翼的在水边探查两圈没有发现姬老的影子,我这才如临大赦的跑了回去,姬老本事那么大,一定不会被水怪吃了的,看水怪的习性应该是不怎么爱吃瘦小的人类的,再说看姬老那瘦弱的身子,说不定水怪嫌他塞牙不吃他呢,我安慰自己道。

    现在我才看清楚这个女人的样貌。

    当时虽然也有不少潮流的服装还是大部分人还是以蓝绿灰三色的衣服为主,可是眼前这个一脚将姬老踹的水中的女人穿的却像台湾来的女特务,哦不,应该说是女孩,这女孩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一身火红色的长款风衣套在身上,下身是紧身的黑色长裤,黑色长靴,头发也不是当时大众化的学生头,而是扎成一个高马尾,看上很精神。

    我打量这女孩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女孩也在打量着我,那媚眼如丝的样子好像要吃了我一样,看的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却引得那女孩咯咯的笑了起来。

    “看什么看!”

    一想到这女孩差点害死的姬老,我怒气就上来了,抬起头瞪着她恶狠狠地道。

    “我看刘家小哥长得俊啊,等回去的时候一定要你爹去我家提亲哦!”

    女孩还是那一副媚声媚气眉眼带笑的样子,好像我的怒火对于她来说毫无作用。

    我上去就不乐意,拿出了身后的步枪指着她问道:“说,你为什么要害姬老!”

    女孩轻轻的拨开我枪,十分委屈的说道:“刘家小哥,我好心好意的救你,你竟然拿枪指着我,我好伤心??!”

    到最后甚至可是抹了起了眼泪来。

    我最受不了女人哭,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用现在的话讲那女孩绝对是女神级的,看到女孩梨花带雨的样子,我的十分怒气已然消了七分:“就算你是为了救我,也不能把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踹到湖里去??!”

    “你竟然说他的是人?”

    女孩的声音满是震惊,睁大了眼睛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

    “姬老不是人?难道是鬼???”

    我有些不悦的反问道,怎么说姬老也跟着我们部队走了好几天,他是人是鬼我还不知道。

    “当然不是人!”

    女孩又辩解道。

    此时我突然想起了爷爷说的一句话,叫女人认识到她错了,比较老猫学会游泳还难!

    “走,姐带你去找他不是人证据!”

    女孩见我没有说话,拉着我走到刚才姬老坐的那个块石头前。

    女孩示意我去搬开那块大约有吃饭的桌子大小的石头,我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眼前的石头还是没要动的痕迹。

    “这东西能搬开?”

    我以为她在消遣我,气愤的踢了石头一脚,对着红衣女孩道。

    那女孩很是鄙视的看了我一样,然后让我闪到一边去,一脚将那块石板踢出老远。

    “这还是人吗?”

    说实在的我很好奇这女孩是谁,突然出现是为了什么,一脚竟然那么大一块石头踢开。

    石板下面竟然是一只大约有脸盆大小的蛤蟆,尝尝的舌头伸在外面,看上去很是恶心。

    “你说这只懒蛤蟆就是证据?”

    我现在越发觉得这个丫头就是不知道从来跑来消遣我的!

    “蛤蟆,你竟然叫它蛤???”

    红衣女孩好像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一般,指着那只懒蛤蟆笑了起来。

    “堂堂刘家传人竟然连虎头将军都不认得,想当年三大家族联手将祖龙封印在昆仑山,分九条龙脉于天下是何等的风光,可是现在刘家后人竟然连虎头将军都不认识!哈哈,笑死我了!”

    难道姓刘就一定要认识这只懒蛤蟆吗?还是什么祖龙什么的?这个世界有没有龙还两说呢,真是莫名其妙,看着红衣女孩那癫狂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神经??!

    我并不是歧视神经病,但是我是真的不想搭理那个红衣女子,总感觉她穿的奇装异服说话媚声媚气的不像是好人!

    我开始打量起这个所谓的“虎头将军”起来,这家伙怎么见人不跑呢?

    这个这蛤蟆浑身都是拇指大小的红色毒疙瘩,长长的舌头一直伸在外面,看上去恶心无比,可能活的时间比较长了,额头上的皮都拉拢道一起了,仔细看一看却是好像一个王字,难道虎头将军的名字就是由此而来?

    不对!

    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蛤蟆竟然只有三条腿!这就是传说中的三足金蟾吗?

    虎头将军舌头突然动了一下,然后就是那诡异的咳嗽声,当时我正在看着它的蛤蟆腿,抬起头来的时候,只见一股红毒烟扑面而来,顿时感觉呼吸困难,呼吸系统火辣辣的疼。

    “我中毒了!”

    我赶紧躲到红衣女身边,哭丧着脸道,希望这家伙施以援手,救我一命。

    “恩,离死不远了!”

    红衣女并没有管我,淡淡的回应了我一句之后,就走上前去好像从蛤蟆舌头摘下来什么,然后那蛤蟆一溜烟的跳跑了!

    “你要不要?”

    红衣女摆了摆手中的东西问我道。

    “要,为什么不要?”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解药呢,没想到她手中的东西竟然是一条长长的金线,我可不想叫她认为我贪财,随即又补充了一句:“我把它上交给国家!”

    红衣女冷哼了一声,将那团金线扔给了我,然后自顾的向着大个子那边走了去!

    都说毒物五步之内必有解读之物,可是我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奇花异草,只有一地红色的粉末,难道这就是解毒之物?

    抓了一把捏在手中,发现这东西松松软软,看上去好像是蛤蟆的粪便,以毒攻毒看样子应该不会错了!

    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咬牙一闭眼将手中的蛤蟆屎吞进了嘴里。

    可是下一刻我哭了,这他妈的哪里是蛤蟆粪,分明是山椒面!

    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忍住喉咙火辣辣的疼,脸上带着老子什么事都没有的表情回到大个子身边,发现那个红衣女孩正一脸笑意的等着我。

    “刘家小哥,没想到你装傻充愣的本事还挺高,差点被你骗到了!”

    “姬家那个老鬼竟然把这个东西都传给你了,是不是要你做她们姬家的孙女婿?”

    红衣女孩指着大个子手中死死抱着的破碗一脸幽怨说道。

    “什么?和你装傻充愣,有必要吗?”

    这个红衣女子还真是神经病,大个子手中的破碗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和她装傻充愣我装的着吗,我都不认识她好不好?

    “话说你到底是谁?”

    现在我对着这个女孩身份很是好奇,感觉这个一脚能踹能踹开巨石的女孩和姬老一样神秘。

    “我是林依宁啊,刘家小哥,你竟然不认识我了?小的时候你可是摸过我的胸,还说要娶我的!”

    红衣女孩撅着嘴很是不高兴的说道。

    这不是纯属瞎子收玉米瞎掰吗,我怎么不记得我小时候的摸过人家的胸了!

    “嘘!”

    我刚要说话,红衣女孩就给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把我拉到大个子身边,眯着眼睛看着那个巨大的地下湖说道:“祭献开始了!”

    中超直播网:第七章 虎头将军

    cba直播视频今天晚上 www.78ow.net “不要转头!”

    正当我要转过头去的时候,被一道声音打断,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看声音的来源方向,只见一道红色的身影从我身边飞掠而过。

    只听“扑通”一道落水声,我身后的姬老被她踹入了地下湖中。

    “姬老!”

    当我转过身去的时候,只剩下湖中只剩下四散的水花。

    水中可是有水怪的,我急忙拿下背后的枪,向着湖中冲去!

    毕竟姬老救过我和大个子一命,我拼命向着湖边跑去。

    可是我却被刚才将姬老踹进湖中的女人拦住了!

    “刘家小哥,我救你了,你要怎么谢我???”

    那女人媚声媚气的说道。

    “我谢你个粑粑!”

    我一把推开了他,姬老怎么说也救过我一命,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可是到了湖边我犹豫了,水中并没有姬老的影子,只有一条模糊的黑色身影在水中徘徊。

    那个女人被我推开好像并没有生气,而是好像看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笑的花枝颤抖:“刘家小哥,你怎么不下去救‘人’啊,莫不是怕死?”

    “谁,谁,谁怕死啊,我只是为革命事业保存火种而已!”

    看着水中怪物的黑影,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的说道。

    小心翼翼的在水边探查两圈没有发现姬老的影子,我这才如临大赦的跑了回去,姬老本事那么大,一定不会被水怪吃了的,看水怪的习性应该是不怎么爱吃瘦小的人类的,再说看姬老那瘦弱的身子,说不定水怪嫌他塞牙不吃他呢,我安慰自己道。

    现在我才看清楚这个女人的样貌。

    当时虽然也有不少潮流的服装还是大部分人还是以蓝绿灰三色的衣服为主,可是眼前这个一脚将姬老踹的水中的女人穿的却像台湾来的女特务,哦不,应该说是女孩,这女孩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一身火红色的长款风衣套在身上,下身是紧身的黑色长裤,黑色长靴,头发也不是当时大众化的学生头,而是扎成一个高马尾,看上很精神。

    我打量这女孩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女孩也在打量着我,那媚眼如丝的样子好像要吃了我一样,看的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却引得那女孩咯咯的笑了起来。

    “看什么看!”

    一想到这女孩差点害死的姬老,我怒气就上来了,抬起头瞪着她恶狠狠地道。

    “我看刘家小哥长得俊啊,等回去的时候一定要你爹去我家提亲哦!”

    女孩还是那一副媚声媚气眉眼带笑的样子,好像我的怒火对于她来说毫无作用。

    我上去就不乐意,拿出了身后的步枪指着她问道:“说,你为什么要害姬老!”

    女孩轻轻的拨开我枪,十分委屈的说道:“刘家小哥,我好心好意的救你,你竟然拿枪指着我,我好伤心??!”

    到最后甚至可是抹了起了眼泪来。

    我最受不了女人哭,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用现在的话讲那女孩绝对是女神级的,看到女孩梨花带雨的样子,我的十分怒气已然消了七分:“就算你是为了救我,也不能把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踹到湖里去??!”

    “你竟然说他的是人?”

    女孩的声音满是震惊,睁大了眼睛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

    “姬老不是人?难道是鬼???”

    我有些不悦的反问道,怎么说姬老也跟着我们部队走了好几天,他是人是鬼我还不知道。

    “当然不是人!”

    女孩又辩解道。

    此时我突然想起了爷爷说的一句话,叫女人认识到她错了,比较老猫学会游泳还难!

    “走,姐带你去找他不是人证据!”

    女孩见我没有说话,拉着我走到刚才姬老坐的那个块石头前。

    女孩示意我去搬开那块大约有吃饭的桌子大小的石头,我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眼前的石头还是没要动的痕迹。

    “这东西能搬开?”

    我以为她在消遣我,气愤的踢了石头一脚,对着红衣女孩道。

    那女孩很是鄙视的看了我一样,然后让我闪到一边去,一脚将那块石板踢出老远。

    “这还是人吗?”

    说实在的我很好奇这女孩是谁,突然出现是为了什么,一脚竟然那么大一块石头踢开。

    石板下面竟然是一只大约有脸盆大小的蛤蟆,尝尝的舌头伸在外面,看上去很是恶心。

    “你说这只懒蛤蟆就是证据?”

    我现在越发觉得这个丫头就是不知道从来跑来消遣我的!

    “蛤蟆,你竟然叫它蛤???”

    红衣女孩好像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一般,指着那只懒蛤蟆笑了起来。

    “堂堂刘家传人竟然连虎头将军都不认得,想当年三大家族联手将祖龙封印在昆仑山,分九条龙脉于天下是何等的风光,可是现在刘家后人竟然连虎头将军都不认识!哈哈,笑死我了!”

    难道姓刘就一定要认识这只懒蛤蟆吗?还是什么祖龙什么的?这个世界有没有龙还两说呢,真是莫名其妙,看着红衣女孩那癫狂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神经??!

    我并不是歧视神经病,但是我是真的不想搭理那个红衣女子,总感觉她穿的奇装异服说话媚声媚气的不像是好人!

    我开始打量起这个所谓的“虎头将军”起来,这家伙怎么见人不跑呢?

    这个这蛤蟆浑身都是拇指大小的红色毒疙瘩,长长的舌头一直伸在外面,看上去恶心无比,可能活的时间比较长了,额头上的皮都拉拢道一起了,仔细看一看却是好像一个王字,难道虎头将军的名字就是由此而来?

    不对!

    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蛤蟆竟然只有三条腿!这就是传说中的三足金蟾吗?

    虎头将军舌头突然动了一下,然后就是那诡异的咳嗽声,当时我正在看着它的蛤蟆腿,抬起头来的时候,只见一股红毒烟扑面而来,顿时感觉呼吸困难,呼吸系统火辣辣的疼。

    “我中毒了!”

    我赶紧躲到红衣女身边,哭丧着脸道,希望这家伙施以援手,救我一命。

    “恩,离死不远了!”

    红衣女并没有管我,淡淡的回应了我一句之后,就走上前去好像从蛤蟆舌头摘下来什么,然后那蛤蟆一溜烟的跳跑了!

    “你要不要?”

    红衣女摆了摆手中的东西问我道。

    “要,为什么不要?”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解药呢,没想到她手中的东西竟然是一条长长的金线,我可不想叫她认为我贪财,随即又补充了一句:“我把它上交给国家!”

    红衣女冷哼了一声,将那团金线扔给了我,然后自顾的向着大个子那边走了去!

    都说毒物五步之内必有解读之物,可是我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奇花异草,只有一地红色的粉末,难道这就是解毒之物?

    抓了一把捏在手中,发现这东西松松软软,看上去好像是蛤蟆的粪便,以毒攻毒看样子应该不会错了!

    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咬牙一闭眼将手中的蛤蟆屎吞进了嘴里。

    可是下一刻我哭了,这他妈的哪里是蛤蟆粪,分明是山椒面!

    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忍住喉咙火辣辣的疼,脸上带着老子什么事都没有的表情回到大个子身边,发现那个红衣女孩正一脸笑意的等着我。

    “刘家小哥,没想到你装傻充愣的本事还挺高,差点被你骗到了!”

    “姬家那个老鬼竟然把这个东西都传给你了,是不是要你做她们姬家的孙女婿?”

    红衣女孩指着大个子手中死死抱着的破碗一脸幽怨说道。

    “什么?和你装傻充愣,有必要吗?”

    这个红衣女子还真是神经病,大个子手中的破碗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和她装傻充愣我装的着吗,我都不认识她好不好?

    “话说你到底是谁?”

    现在我对着这个女孩身份很是好奇,感觉这个一脚能踹能踹开巨石的女孩和姬老一样神秘。

    “我是林依宁啊,刘家小哥,你竟然不认识我了?小的时候你可是摸过我的胸,还说要娶我的!”

    红衣女孩撅着嘴很是不高兴的说道。

    这不是纯属瞎子收玉米瞎掰吗,我怎么不记得我小时候的摸过人家的胸了!

    “嘘!”

    我刚要说话,红衣女孩就给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把我拉到大个子身边,眯着眼睛看着那个巨大的地下湖说道:“祭献开始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 中华民族一家亲 同心共筑中国梦 2019-09-14
  • 地铁3号线保税区站黑车多 运管部门开展整治行动 2019-09-14
  • 巴常驻联合国代表:上合组织为全球提供了一个促进共赢解决方案和互利合作的重要框架 2019-09-14
  • 冯巩新作拉开暑期档喜剧片大幕 2019-08-29
  • 大豆自己种,芯片自己造 2019-08-29
  • 莫用“安保”挡了巡视组的路—顾仁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8-27
  • 盗车团伙作案10余次 孝南警方将其一网打尽 2019-08-15
  • 2018全国田径冠军赛暨大奖赛总决赛(亚运会选拔赛)开赛 2019-08-15
  • 粳米-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8-10
  • 江西省第33届“爱鸟周”正式启动 2019-08-07
  • 国内油价年内首次“六连跌” 每升再降1毛 2019-08-07
  • 陈秋冬:评估AI项目 我们需要思考三个问题 2019-08-07
  • 统计局:5月份经济运行主要指标呈现五大特点 2019-08-07
  • 郑州:首批126名教师住进公租房 2019-08-04
  • 学习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 2019-08-02
  • 新时时3星走势图 安徽时时选号 bet365体育在线滚球 东方6十1开奖时间 手游棋牌游戏排行 龙江风采36选7走势图 北京时时每天开奖号码 大爷摆手的表情包出处 吉林十一选五中奖规则详细 内蒙古时时销售排行榜 一毛牛大亨茶楼牛牛群 广东时时助手 彩宝网首页走势图 32张骨牌4人8张打法 北京时时的官网 重庆时时彩手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