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候选案例:高通二十一世纪课堂 2019-04-11
  • 航拍江西南昌龙舟竞渡迎端午 2019-04-09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各级计委啊!虽然有时候也征求企业的意见,但仅仅是作为制订计划的参考,权重微乎其微…… 2019-03-25
  • 【记者直击】花莲地震被困人员母亲:没想到儿子以这样的方式上电视 2019-03-24
  • 这些事实都在打四两如梦的脸[微笑] 2019-03-24
  • 人民日报:中国经济稳步迈向高质量 2019-03-23
  •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将在天津举办 2019-03-13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3-13
  • 我们距离西部世界还有多远? 2019-03-09
  • 第524期:有了脂肪肝,膳食营养要从这五方面调整 2019-03-08
  • 西藏迎来首家民营文化企业援藏团队 2019-02-23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具有强大韧性 2019-02-23
  • 坚持多轮驱动 湖北挤进区域创新能力“第一方阵” 2019-02-18
  • 多点供给,才能少点人气-光明时评 2019-02-18
  • 女神也是球迷!陈妍希晒自拍庆祝C罗独进三球 2019-02-13
  • 2019-03-16 16:00:00

    看着蔡妍一脸欣喜的模样,我只得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没办法,谁让我是个爱面子的人。

    自己装的b,跪着也必须要装完。

    从音乐餐厅出来,蔡妍的心情似乎比之前好了很多,自然是因为困扰她多日的烦心事即将得到解决,毕竟我连续两次救了她,虽然她没有像李君豪一样目睹过程,可在她的心目中,我必然也是个极有本事的‘天师’,既然我做出了首肯,那这事儿多半也就能够得到妥善的处理了。

    送她回派出所后,我站在门口,叹了口气。

    问问飞龙哥怎么说吧。

    我给他打了个电话,手机里却传来冰冷的机器人声音。

    我这才想起这家伙先前就把号码给注销了。

    于是我只好打了个车,赶到了他的中药铺。

    好在,这家伙正躺在药铺里面玩手机。

    “咦?”

    我的突然到来,令他有些诧异:“你小子大晚上不睡觉,又来找我干啥?”

    我嘿嘿笑了两声:“这不是来跟师兄培养感情嘛。”

    飞龙哥却一脸警惕:“我不信,一定没好事儿,说,这回又是什么事儿?”

    “咳……果然瞒不过师兄你。”

    我于是就坡下驴,把刚才答应蔡妍的事儿说了。

    见他皱着眉头,我连忙又道:“这件事我早上就跟你提过的,只是当时你急着拉我拜见师父,后来我们两个都忘了。”

    飞龙哥瞪了我一眼,骂道:“你个狗日的,才刚入门,屁都还没学会,就敢随随便便给人扛雷?”

    “做咱们这一行的人,不都应该以斩妖除魔为己任么?”

    我一句话噎得飞龙哥说不出话来,他指着我摇了摇头,最后哼了一声:“行,反正我的能耐你也清楚,这事儿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别啊,这件事靠我自己肯定是完蛋的,你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师弟送死去啊。”

    “那你想怎么样?我又帮不上忙。”飞龙哥瞥了我一眼。

    “咳,那个,师兄,师父他老人家仙去的时候,除了那本书之外,真的就没留下什么厉害的宝贝,比如什么法器之类的?”

    “没有。”

    飞龙哥摇头,看着我一脸不信,他便说道:“不是我不给你,这个确实没有,师父仙逝的时候,大师兄的道法已经大成,而我,本来就是以开中药铺为业,平时又不会真的去干什么降妖除魔的事儿,留下宝物给我不但没用,还会给我招来灾难,所以除了几张符咒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

    “招来灾难?”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懂么?所以那本崂山派一百零七玄门秘法,你一定要随时随地贴身保管,千万不能轻易示人。”

    我点点头。

    这会儿我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按照李君豪提供给我的资料,那间第三人民病院里的危险,恐怕比学校的老教学楼还要更甚几分。

    因为精神病院的人本来就和正常人不一样,他们死后自然而然会比普通人死了更为凶戾,再加上是这么多条人命。

    跟到蔡妍家中的鬼,很可能只是这些鬼中的一部分,因为李君豪调来的档案说,整栋楼的病人几乎都死了,还有一些医护人员也未能幸免于难。

    这汇聚在一起,得形成多大的怨气?

    我不死心的看向飞龙哥。

    飞龙哥淡淡的道:“你可以试着去跟你大师兄接触一下,看看他怎么说。”

    “他不会一巴掌把我给拍死吧?”我道。

    “怎么可能。”

    飞龙哥摇摇头:“我不愿意经常和他接触,是因为心中有愧,但你不同,你现在已经拜入师父门下,他作为你的大师兄,提点你几下也是应该的。”

    “不过暂时不要让他知道师父留下的书在你手里,还有,你有阴阳眼的事儿,也先不要跟他说。”

    “前面一个我理解,但后面这个是为什么?”

    “我有我的考虑,你就照着做吧。”

    “好吧。”

    从飞龙哥的中药铺离开,我没有马上就去长生街,看着手里的杀生刃,我在想一个问题。

    靠我手里这把杀生刃,如果再加上一些其他的东西作为辅助,另外再以最后一次机会的掌心符作为底牌,能不能让我平安的走这一趟呢。

    我内心也不愿意去求助一个还不知道对我是什么态度的大师兄。

    算了,先回学校再说,也不是非要急着这一时。

    我打了个车回到学校。

    躺在宿舍的床上,我拿出那本崂山玄门秘法看了起来。

    任凭我怎么看,上头依然只有天火焚城这四个字。

    我隐约觉得这天火焚城应该是一招什么法术,如果我能学会,那完全就不用像现在这样纠结了。

    想到这里,我没有放弃继续探究。

    连续盯着这四个字看了得有快一个小时,我眼睛都看花了,突然。

    我盯着这四个字,它们不断的在我的脑海中放大。

    我浑身一震,紧接着瞪大了双眼。

    一些震撼的画面,冲入我的脑海。

    高高的天穹上,一道燃烧着的巨大火球,像一颗流星一般从天空中急速坠落,轰向下方的城池,而随着火球的落下,整座城池都在瞬间被烈火包围,熊熊燃烧起来,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化作了一片废墟。

    “我靠?”

    我直接看傻了,这就是天火焚城?!

    尼玛,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吧?

    而且不知道为何,在看完了这个画面之后,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知道怎么练习这天火焚城了。

    我立刻跳下床,穿着一条内裤朝顶楼跑去。

    宿舍里的人都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

    我来到空无一人的顶楼上,闭着眼睛,开始回想刚才的画面。

    片刻过后,一簇跟火柴差不多大小的火苗,在我的面前燃烧起来,几秒钟便熄灭了。

    ???

    这是啥???

    说好的天火焚城呢???

    我有些失望,但心中依然还是高兴居多。

    虽然这火苗看起来没什么用,但好歹证明,书上的东西是真的。

    另外,我这也算是特异功能了吧?

    我再度闭上眼睛,试图第二次施展这‘天火焚城’。

    可是这回,我连续努力了十多分钟,也没能再让火苗升起。

    我大概明白了,估计这个就跟内力差不多,每使用一次就会消耗自身的力量,不能随便使用。

    我又翻开蓝皮书看了起来。

    第一页依然是天火焚城,但下方又出现了一些小字,大概就是讲述如何‘炼气’。

    书上说要用五心朝天的姿势打坐,然后就是吞吐气息的十多种方法。

    我看得不是很明白,便在网上百度了一下。

    五心朝天我倒是找到了注解,五心是指手心、脚心、顶心,五心朝天就是将这几个地方对准天空,用这样的姿势打坐。

    至于书中提到的十几种吞吐气息的办法,我搜了半天也没搜出任何一条相印证的记录。

    接着我又笑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要是在网上就能百度出来,这书还能算是宝典?

    时间走到第二天的中午。

    今天没有课,我便准备先去那间精神病院探探路。

    没想到在街上连着拦了几个出租车,都没有人愿意载我过去。

    我大概明白了,虽然当初那一宗凶杀案没有爆料出来,但是听到过一些消息的人,估计还是不少。

    我站在街头,继续拦着出租车。

    这时候,一辆黑色的本田停在我面前。

    我正奇怪,车窗便放了下来,露出驾驶座上的人。

    “李君豪?”我看着车里的人:“你怎么在我们学校这边?”

    “专程过来找你的,没想到刚开过来就在路边看到你了。”

    我点点头:“能送我去个地方么?”

    “行啊,去哪儿?”

    “第三人民病院。”

    “卧槽。”

    李君豪吃了一惊:“胡天师,你这……是要去斩妖除魔?”

    “先去探探风。”

    “能带我一起进去不?”

    我沉思了一下,这大白天的,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再说这小子的身手极好,带上他一起的话,万一里头有什么变故,两人也好有个照应。

    “可以。”我说。

    他顿时笑开了花,等我坐上车后,立刻把车速提到了八十迈。

    不过即便是以这样的速度,车子依旧在道路上开了将近一个小时,方才抵达目的地。

    我看着周围,这里都已经不是城区,而是属于郊区了。

    就在距离我们二百米左右的一处空旷的空地上,伫立着一间布满了灰尘的医院。

    这医院虽说是私立,但面积却比庆城市唯一的一家公立精神病院还要大许多,独立的病院楼都有好几栋。

    然而,即便是大白天,我依旧感觉在这间医院充满了阴森的气息,那种感觉,隔着二三百米都能觉察得到。

    我身边的李君豪倒是没什么感觉,我忽然发现这家伙身上的阳气似乎特别旺盛。

    因为我依稀记得,前晚在蔡妍家里,那个半身被红色染红的鬼朝我们扑过来的时候,居然都没有主动的攻向他,而是把目标放在我身上。

    明显是觉得我比较好收拾一些。

    我们迅速的走到这间医院的大门口。

    五年没有使用,医院的大门早已生锈,门前也长了很多齐膝的杂草。

    李君豪轻轻一跳,抓着栏杆就翻了过去。

    我也跟着爬了过去,不过动作显得有些狼狈,远没有他这么潇洒。

    “这地方阴气好重。”

    我说了一句,然而话音还未落下,我就陡然间瞥见距离我们最近的那栋楼大门口,闪过一道人影。

    “谁在那儿?!”我本能的喝道。

    李君豪听到我的话,瞬间抬腿冲了过去。

    可惜那道人影已经先一步翻进了楼里。

    李君豪还想追进去,但被我阻止了。

    我皱了皱眉,这身影怎么那么熟悉?

    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背影了!

    2018到2019cba辽宁赛程:第十四章:背影

    看着蔡妍一脸欣喜的模样,我只得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没办法,谁让我是个爱面子的人。 自己装的b,跪着也必须要装完。 从音乐餐厅出来,蔡妍的心情似乎比之前好了很多,自然是因为困扰她多日的烦心事即将得到解决,毕竟我连续两次救了她,虽然她没有像李君豪一样目睹过程,可在她的心目中,我必然...
    点击获取下一章

    cba直播视频今天晚上 www.78ow.net

    手机版
  • 候选案例:高通二十一世纪课堂 2019-04-11
  • 航拍江西南昌龙舟竞渡迎端午 2019-04-09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各级计委啊!虽然有时候也征求企业的意见,但仅仅是作为制订计划的参考,权重微乎其微…… 2019-03-25
  • 【记者直击】花莲地震被困人员母亲:没想到儿子以这样的方式上电视 2019-03-24
  • 这些事实都在打四两如梦的脸[微笑] 2019-03-24
  • 人民日报:中国经济稳步迈向高质量 2019-03-23
  •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将在天津举办 2019-03-13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3-13
  • 我们距离西部世界还有多远? 2019-03-09
  • 第524期:有了脂肪肝,膳食营养要从这五方面调整 2019-03-08
  • 西藏迎来首家民营文化企业援藏团队 2019-02-23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具有强大韧性 2019-02-23
  • 坚持多轮驱动 湖北挤进区域创新能力“第一方阵” 2019-02-18
  • 多点供给,才能少点人气-光明时评 2019-02-18
  • 女神也是球迷!陈妍希晒自拍庆祝C罗独进三球 2019-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