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候选案例:高通二十一世纪课堂 2019-04-11
  • 航拍江西南昌龙舟竞渡迎端午 2019-04-09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各级计委啊!虽然有时候也征求企业的意见,但仅仅是作为制订计划的参考,权重微乎其微…… 2019-03-25
  • 【记者直击】花莲地震被困人员母亲:没想到儿子以这样的方式上电视 2019-03-24
  • 这些事实都在打四两如梦的脸[微笑] 2019-03-24
  • 人民日报:中国经济稳步迈向高质量 2019-03-23
  •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将在天津举办 2019-03-13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3-13
  • 我们距离西部世界还有多远? 2019-03-09
  • 第524期:有了脂肪肝,膳食营养要从这五方面调整 2019-03-08
  • 西藏迎来首家民营文化企业援藏团队 2019-02-23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具有强大韧性 2019-02-23
  • 坚持多轮驱动 湖北挤进区域创新能力“第一方阵” 2019-02-18
  • 多点供给,才能少点人气-光明时评 2019-02-18
  • 女神也是球迷!陈妍希晒自拍庆祝C罗独进三球 2019-02-13
  • 2019-03-16 15:53:21

    傍晚时分,程定锋在每个房间里的通讯显示器里交代了一些事情。

    “今明两天先哪都不去了,你们先自己玩着,别走太远。”

    说完就不知道去哪玩去了。

    暮雨潇和陈晓熏把通讯关掉,点开偶像剧。

    “雨潇,你喜欢哪个明星???”陈晓熏一脸好奇问。

    暮雨潇这个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会不会也有自己崇拜的偶像呢?

    “没有,我不怎么看电视。”暮雨潇微微笑道。

    “哦……其实我喜欢那个会打篮球的超帅的帅哥,小坤最棒了。”

    “咚咚。”

    门外的敲门声响起,陈晓熏过去开门,以为有什么事。

    一开门看到刘毅琨那猥琐的笑脸,又赶紧把门关上。

    “停停停停!”刘毅琨把手伸进来,他知道陈晓熏不敢关上门的,因为会夹断他的手。

    然后他的手就断了。

    “你们好狠哦。”刘毅琨轻轻吹着通红的手。

    “你又来干什么,这里是女生的区域,信不信我喊人了?”陈晓熏骂道。

    “有事哦。”刘毅琨死皮赖脸的笑了笑。

    “有话快说,有屁就放。”

    “你们知道这中团中学发生过什么吗?”刘毅琨故作神秘的说道。

    “哦?发生过什么?”陈晓熏也有点好奇。

    来的路上经常听人说这学校几年前因为某些事被封了。

    “我最喜欢分析了,来,你们听我说。”刘毅琨不知从哪拿出来一个眼镜,用手指推了推,一脸的严肃。

    “首先,是这个学校的布局,我学过风水的……”

    “你还学过风水?江湖骗子?”陈晓熏惊呼道。

    暮雨潇在旁边看着这对欢喜冤家,默默的笑着。

    “别打岔,这个学校坐南朝北,早晨和中午是阳气最重的时候,但它的主校门是面对着西边的,地支壬水,属阴。哪怕没学过风水的人都知道,建筑肯定是坐北朝南最好,早晨在北半球有阳光的正面直射,但这个学校背道而行,肯定有古怪。”

    “还有,那栋新教学楼和旧教学楼也有问题。按理来说肯定是旧的那栋比较奇怪,但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其实更诡异的是那个新的教学楼。那个新的教学楼在油漆的颜色上就选的不好,人家那破旧的教学楼好歹也是传统的瓷白漆嘛,但那个新教学楼,居然用血红色的油漆,而且新教学楼和正大门正对,刚刚也说了,这大门布局就有问题,那这个新教学楼更有问题了,而且新教学楼就像是为了掩护旧教学楼的存在而建的一样,一般来说在风水学里,以旧更新显然是更好的选择,阴阳交替,才能滋生万物。这也是道家的一元两仪思想。”

    刘毅琨看着她俩一脸懵逼,只好换了种说法。

    “意思就是说,那栋新的教学楼是为了掩盖旧教学楼而建的,可能是忽略了它本身的极阴,而那旧教学楼也不同一般,阴气更重,我用寻灵罗盘测过那里的阴气,我滴乖乖,那叫一个吓人,那里肯定死过人,但要说有什么隐情,应该是要从新教学楼入手,那里更诡异一点,旧教学楼还好,只是阴气重,顶多就是有几个冤魂或死灵而已,随便找个殡仪馆的人都能给它干死。”

    “……”暮雨潇和陈晓熏对视了一眼。

    “原来这学校有故事??!”陈晓熏说道。

    “是的,而且肯定非同一般,不然也不会被封了。”

    “可是这里是基地啊,如果发生什么事,那我们岂不是要跟着遭殃?”暮雨潇突然说道。

    随即又补充道,“我们是知道那学校有古怪,我们可以不进去,但其他的人呢,他们可能这一周内都要进去几次的啊。”

    “是啊,听说周五有篝火晚会耶,而且是晚上啊,会不会有事???”陈晓熏担心的说道。

    “肯定会有事啊,白天还好说,晚上是个傻子都知道鬼会出来的了。”刘毅琨说道,眉宇之间淡定自若。

    “你还这么淡定,他们可不一定听我们的啊,到时候死人了怎么办?”陈晓熏看着他那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那只能怪他们倒霉咯。”刘毅琨摊了摊手,把目光投向暮雨潇,“我来跟你们说这些,就是让你们不要再靠近那学校了,其他人我就管不了了。”

    “反正我的任务只是?;つ愣?。”刘毅琨看着暮雨潇说道。

    “哦??;の??谁派你来的?”暮雨潇听出了一丝端倪。

    “你以后会知道的,总而言之,就说到这里。”刘毅琨起来,伸了个懒腰,准备出去了。

    “反正你们别再去学校就行了。”说完,刘毅琨离开了。

    刘毅琨刚准备下楼,他这层是女生区,所以赶紧坐电梯。

    但电梯一直停在十二层,一直点都不上来。

    “?。。。?!”

    正当刘毅琨疑惑之际,楼下传来一声惨叫。叫声十分尖锐刺耳,差点刺穿刘毅琨的耳膜。

    顾不上电梯,直接往旁边的安全通道下去。

    声音是在正对着楼下传出的。

    来到十二楼,这里已经聚满了女生,全都在一个紧锁的门前紧张的看着。

    看来声音就是这个房间里传出的。

    刘毅琨快步上前,大声喊道,“全部后退,我来把门撞开。”

    女生见有一个男生,也不管他为什么出现在这,全部把过道让开。

    刘毅琨往后助跑了一下,飞奔冲向门。

    然后在门前一个急刹车,从包里掏出一把钥匙,钻进钥匙孔,轻轻一扭,竟然开了。

    众人一阵无语。

    但很快他们就被里面的场面吓到了。

    刘毅琨推开房间。

    “呕~”一名靠的最近的女生突然回头去呕吐了。

    房间里,一个人躺在床上,周围的墙壁全是血,女生的肚子像是被什么刨开一样,血夹着大肠和小肠,静静的挂在床边。十分的血腥,估计是个人都看不了这种场面。

    “?。。。?!”

    周围的女生一阵尖叫,全都散开了,该哭的哭,该吐的吐。

    全部乱成散沙。

    暮雨潇和陈晓熏也刚好过来,才瞄了一眼,又飞一般的往自己房间跑去,在房间里吐了起来。

    “吵死了。”刘毅琨听着外面走廊上全是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心烦意燥的。

    他观察了一下现场,紧闭的窗户,紧闭的门,一个女生,两张床。

    “对了,另一张床的人呢?”

    程定锋才刚刚宣布可以自由活动,哪有那么快就跑出去的,都坐了一天车了,男生都觉得腰酸背痛想躺下睡觉,身体较为较弱的女生怎么就出去了呢。

    刘毅琨赶紧走到走廊想找个女问一下,发现她们基本上都回房间了,每一个人敢出来。

    同时,楼下的警笛声也开始响了起来。

    刘毅琨随便找了个房间,用万能钥匙开了门,发现里面的两个女生在互相抱着哭。

    “喂,那个死的女生叫什么?”刘毅琨突然开口,吓了她们一跳,发现是那个帮忙开门的男生,连忙回答。

    “她……她叫谢欣,是……是我们班的。”女生显然情绪稳定,几个字都说不流畅。

    “那和她一个房间的另一个女生呢?是谁?去了哪里?”

    “另一个叫林雪琪,她刚刚跟我们打招呼下楼去小卖部买东西吃了。”女生情绪好了很多。

    “哦,知道了。”刘毅琨回答道。

    走出走廊,警察已经上来了,他们开始清理现场,并且告诉大家不要惊恐。

    当然肯定是没什么用的。

    不久,程定锋也赶了过来,心里十分焦急,这可是他的班的学生啊,出了事,他肯定是要负责任的。

    在详细的询问了情况后,警察便匆匆离开了。

    倒是让刘毅琨有点疑惑,这警察怎么走的这么快。

    另一边程定锋为了安抚人心,让这几楼的女生不要说出去,谣言可是种病毒,现在要先把谣言扼杀。

    但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事情很快就通过各种媒介传播,不仅是三班,就连在下面的一班也听说了,并且事情在不断扩大。

    刘毅琨先是回来安抚一下陈晓熏,“没事的,哭个屁,死的又不是你,也不是你杀的,怕啥?”

    然后他的脸上多了个巴掌印。

    刘毅琨捂着脸又从十三楼下到十二楼,想再去看看情况,结果一个警察拦着了他。

    “你滴,干什么滴。”

    “你管我干什么?”

    警察掏出电棍。

    “我有事先走了。”

    死人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死的又不是自己,也不是自己杀的。

    刘毅琨摇了摇头,但心里还是有点好奇的,那个死灵是怎么杀的谢欣,竟然连自己都没发现它的气息。

    还有,那个和谢欣同一个房间的林雪琪也不知道去哪了。

    直觉告诉刘毅琨,林雪琪估计也凉了。

    他来到房间,一个男生已经在等着他了,一见到刘毅琨,飞奔过来,慌忙说道,“死人了!知道没?”

    “废话,我就在现场呢。”

    “哦。”赵归一叹了口气,“知道是谁杀的没?”

    “知道了啊。”刘毅琨淡淡的说道。

    他的这个窗户透过去,这个角度刚好可以从侧面看到那一红一白的新旧教学楼。

    傍晚时分,光线昏暗。

    他隐约看到,红色的教学楼颜色更深了,散发着猩红的气息,那破旧的教学楼,绿色的青苔在背对阳光下,竟变成一片片红色的血苔,光彩应人。

    刘毅琨打了个哈欠,“洗澡,睡觉!”

    cba专用球是什么牌子:第23章 事故

    傍晚时分,程定锋在每个房间里的通讯显示器里交代了一些事情。“今明两天先哪都不去了,你们先自己玩着,别走太远。”说完就不知道去哪玩去了。暮雨潇和陈晓熏把通讯关掉,点开偶像剧。“雨潇,你喜欢哪个明星???”陈晓熏一脸好奇问。暮雨潇这个倾国...
    点击获取下一章

    cba直播视频今天晚上 www.78ow.net

    手机版
  • 候选案例:高通二十一世纪课堂 2019-04-11
  • 航拍江西南昌龙舟竞渡迎端午 2019-04-09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各级计委啊!虽然有时候也征求企业的意见,但仅仅是作为制订计划的参考,权重微乎其微…… 2019-03-25
  • 【记者直击】花莲地震被困人员母亲:没想到儿子以这样的方式上电视 2019-03-24
  • 这些事实都在打四两如梦的脸[微笑] 2019-03-24
  • 人民日报:中国经济稳步迈向高质量 2019-03-23
  •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将在天津举办 2019-03-13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3-13
  • 我们距离西部世界还有多远? 2019-03-09
  • 第524期:有了脂肪肝,膳食营养要从这五方面调整 2019-03-08
  • 西藏迎来首家民营文化企业援藏团队 2019-02-23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具有强大韧性 2019-02-23
  • 坚持多轮驱动 湖北挤进区域创新能力“第一方阵” 2019-02-18
  • 多点供给,才能少点人气-光明时评 2019-02-18
  • 女神也是球迷!陈妍希晒自拍庆祝C罗独进三球 2019-02-13